December 2010 Archives

不要被Howard郡装扮成妓女的警察所迷惑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诱捕法律陈述你不能被警察的行为诱导去做你在不被诱导情况下不会做的事.在Howard郡的Laurel某个地段,警察装扮成妓女.结果是94起拘捕.事实上,其中有15起是在2009年11月15日的同一处发生的.

大部分事件是诱捕法律所不包括的,例如被告司机从穿短裙的女性旁经过然后停留讨论交易价格.这在金钱交换后马上会导致合法拘捕.然而,如果装扮的警察首先开始接触,并且首先提起金钱交易,诱捕法律将能被使用.所以,你雇佣的处理这类尴尬事件的律师必须对诱捕法律有经验,并且对这类指控很了解.

如果您,您的家人,或者您所认识的人被涉及至这类中,并且需要更多关于诱捕法律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portnerandshure.com 或者联系我们在马里兰州有经验的律师免费咨询.

被涉及至车祸中的乘客,谁来支付你的损失?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在马里兰州Anne Arundel郡的Ordance Road上的四辆车相撞导致一名男性死亡.在2010年12月9日,William Gruber在Anne Arundel郡的Ordance Road上向东行驶时,撞上了一辆Monte Carlo的尾部导致了多车连环相撞.Gruber先生的车辆然后失去控制,穿过道路进入西行道路撞击另一辆车.Gruber先生被困在车内并且由郡的消防员宣布当场死亡.初步调查显示Gruber先生当时可能在一种危险物品的影响下.Gruber先生的乘客,Donte Edward Taylor,严重受伤并且被送往马里兰州Shock Trauma Center还没有脱离危险.州际高速公路管理处声称这是2年内在那段路上的第2起致命车祸.尽管那段路上交通可能会拥堵,但是也取决于时间段.郡警察部门管理交通的John McAndrew警官表明Ordance Road不是一条特别危险的道路.

如果你被涉及至车祸中并且你所乘坐的车辆是责任方,了解你的权利是很重要的.被涉及至车祸中的乘客一般来说可以从被涉及的车辆中的一方得到赔偿.有时候,乘客会进入很困难的处境来决定起诉他们当时开车的朋友或家人以获取人身伤害赔偿.在很多人身伤害官司中,这代表对那个人的保险公司而不是那个人本人提起起诉.这代表了乘客的人身伤害索赔通常不会影响他们朋友和家人的财产.了解因为乘客可能对他所在的车的司机有提起索赔,他在各种情况下需要一名不同的律师是很重要的.现在警察还在调查上面的事故.调查结束以后,州高速公路管理处将会展开他们自己的调查.现在,乘客应该雇佣自己的律师,和司机不同的律师.

如果您,您的家人,或者您所认识的人被涉及至事故或车祸中,并且需要更多关于这类事故和车祸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portnerandshure.com 或者联系我们在马里兰州有经验的律师免费咨询.

很多我们说韩语和中文的被涉及至车祸中的客户更希望接受能说他们语言的医生的治疗.这些客户中还有很多比起接受按摩师和骨科医生的治疗,更希望接受针灸医生的治疗.问题是,什么是适当的治疗,和在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或华盛顿特区,什么是适当的治疗?

假设伤势不是肿胀或者椎间盘突出,我们的人身伤害客户接受了针灸师的治疗,并且同时取得了很好的治疗结果和保险公司很好的金钱赔偿.在马里兰州的Rockville, Silver Spring和Gaithersburg,接受针灸师的治疗是很常见的医疗治疗.

世界医疗组织接受针灸和中医来治疗车祸受伤,包括颈部,背部,肩部,和膝盖受伤.针灸本身已经有超过3000年历史并且通过经络的分布来治疗.经络是血液流通的通道.针灸的针刺除去经络的阻碍并且重新建立血液流通和纠正失衡.针刺刺激神经系统来促进肌肉,脊髓和大脑释放化学物质.轮流的,这些化学物质改善疼痛或者促进其他化学物质的释放,来影响身体自己的内部调节系统.改善的生物化学平衡促进身体自愈能力.

在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或华盛顿特区的针灸师治疗需要由医疗医生的许可.这些管辖权的法案很不明确,例如责任方的保险公司是否必须要付这项治疗的费用.法院会允许车祸后的治疗,但是需要保险公司的同意和医生的处方.另外,人身伤害保险的保险公司在医疗医生建议的情况下,支付针灸费用不会有任何异议.

针灸师无法提供药物处方.通常,这项治疗是和能提供止痛药物和肌肉放松药物的医疗医生一起进行的.同时看医疗医生和针灸医生通常是很好的组合.

我们的人身伤害律师事务所出庭解决过几千起客户接受过说中文的针灸师治疗的车祸官司.在每一起官司中,我们发现帐单和治疗是合理的并且必须的,良好记录的和处方的,治疗费用被支付并且加上对受到疼痛和痛苦的赔偿.

如果您,您的家人,或者您所认识的人被涉及至事故或车祸中,并且需要更多关于车祸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portnerandshure.com 或者联系我们在马里兰州有经验的律师免费咨询.

谁应该为一个从还在移动的校车上跳下的6岁小孩的死负责任?2010年12月13日星期4下午3点左右,一个有特殊需要的6岁学生在被从Timonium市的Villa Marie学校送回他在Baltimore郡的路程中,与另一个学生发生了争执.

根据管理人的陈述,当一位助手试图制止两个学生之间的争执时,那个6岁的学生就跑向校车的后面并且跳了下去.那个学生是在严重受伤的情况下被送往Johns Hopkins医院,并且在星期5早上死于重伤.

那个6岁的学生上的是一所非公立学校,并且乘坐一辆行驶于市学校签约用来接送学生的校车.虽然管理人还在继续调查这件悲惨的事故,6岁学生的家人仍然还没找到问题的答案.

如何补偿这方面的损失给父母们?特殊需要只是个含义并且又有什么设备可以避免这类不幸事故的发生?一个6岁的学生又怎么能够从一辆移动的校车的后面跳下去?这些家长需要答案,他们从哪里能得到这些答案?他们应该联系在Baltimore郡熟悉法律的马里兰州人身伤害律师.

如果您,您的家人,或者您所认识的人被涉及至事故或车祸中,并且需要更多关于这类事故和车祸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portnerandshure.com 或者联系我们在马里兰州有经验的律师免费咨询.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December 2010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July 2010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anuary 2011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Pag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