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16 Archives

马里兰立法对于非法持枪者进行强制关押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马里兰州在下个月将引入关于枪支管理的新立法。这项立法的目的在于对非法持有管制枪支者进行长达至少一年的强制关押。巴尔的摩地区在过去一年中共发生杀人事件344起,其中90%是由枪支暴力引起。除此之外,另有900人因枪支事故受伤。总数据较上一年上升75%。

马里兰目前关于非法持枪的法律与初次醉酒驾驶的法律一样,对违法者惩罚较轻,由于后果太轻,违法者会一度再犯,根本达不到惩戒的目的。这项新立法正是对于目前薄弱法律的改进,大大加强了对于非法持枪者的惩罚,以期达到惩罚和警戒的目的。

立法界对这项立法毁誉参半。有的人认为此法对于违法者惩罚过于严苛,而实际上起不了太多的警戒作用。主张这项立法的人则提出此法的目的是在于加大力度保护那些被非法持枪者伤害的无辜者。

如果你因枪支问题受到困扰,欢迎致电Portner& Shure免费咨询。

电话: (301)854-9000

www.portnerandshure.com/maryland-criminal-defense/

在多起酒后驾驶致死的交通案件之后,马里兰州有关酒后驾驶的法律最近成为了热门话题。许多人责怪本州法律对于酒后驾驶的惩罚过轻而导致事故不断发生。全国有25个州对于酒后驾驶者强制安全酒精自动测试系统,而马里兰州法律目前还没有这个要求。本州2014年酒后驾驶被捕人数为450人,2015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550人。2016年至今为止已有100人因酒后驾驶被捕,趋势不容乐观。

MADD的官员表示安装强制安全酒精自动测试系统可以将这个数字减少将近一半。因为驾驶者在发动汽车前必须进行呼吸测试,如果被测试出酒精量超标,他的汽车将无法启动。如果马里兰的酒后驾驶数量持续上升,强制立法将无法避免。

如果你或者你的家人正被酒后驾驶所困扰,你需要立即联系一名有经验的DUI律师。

24小时免费咨询请致电: (301) 854-9000

Portner& Shure荣获2015最佳诉讼律师奖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Portner& Shure本月获得了由审判律师委员会颁发的2015年最佳诉讼律师奖。Portner& Shure在过去几年中为客户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赔偿金,这个奖项的颁发正是建立对这样的出色表现的肯定。"最佳诉讼律师奖"是全美在审判领域的最高级别奖项,只有最出色的诉讼律师才有可能获此殊荣。

审判律师委员会对于受奖提名名单的审核过程十分严格。在经过对律师的经验、表现、技能和水准等各方面的严格评定后才最终选出全国1%最优秀的诉讼律师。要获得此奖项还有一个硬性要求,提名人必须在过去五年中为客户至少赢得过一次一百万以上的赔偿。

Portner& Shure 为我们能获得此奖感到非常的自豪。这也成为了我们进一步努力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法律服务的动力。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会一如既往的以客户的利益为先,为他们争取最满意的结果。

1. 起诉州是否真有定罪证据?

每一个酒驾案都有它的特殊性,但是一般人很难从中找出有力证据为自己辩护,这个时候你就需要一名有经验的DUI律师帮你。设想假如发生下面的情况:你在酒吧喝了一杯啤酒后开车回家。有人目睹你撞到一辆停着的车,之后晕乎乎地走回家。你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撞到其他车,回家后又喝了几杯啤酒。45分钟后,警察敲开你家门,你没有通过现场酒精测试。警察对你提出酒后驾驶指控。

虽然听上去不合理,但是以到家后又喝了更多的啤酒来辩护胜诉的机会很大。因为起诉州有义务证明你在撞到另外一辆车时已经是喝醉了的,而从你撞车到警察进行究竟测试这段过长的时间确足以将这项证据排除在外。

 2. 开庭前积极主动会对判决有帮助

如果形势告诉你认罪是最佳选择,那么积极参与到一些活动中也许会对判决结果有帮助。参与相关治疗课程可以向法官显示你对自己的鲁莽行为积极承担责任并正努力改正。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你需要向治疗评估员提供所有关于以往治疗和酒后驾驶指控的信息,刻意隐瞒这些信息会影响法官对你的印象。

 3. 做好对审判结果的预期

法官对酒后驾驶案的审判非常重视。初犯者一般不会被判入狱,最常见的审判结果是伴随条件的监督缓刑,包括参加戒酒会,强制戒酒,以及参加治疗课程等。在法庭判决的罚款金额外,伴随条件的监督缓刑还有另外的费用。

Portner& Shure律师事务所2015年成功案例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2015年2月,一名客户在马里兰蒙哥马利郡过马路时被一名鲁莽驾驶的司机撞上。被撞客户当时正使用斑马线过马路,汽车的冲击力将他撞倒在地,浑身经历了剧烈的疼痛。他随后被送往医院,由于伤势严重,不久便被转送到休克创伤中心。客户的初步诊断显示他身体多处骨折,并接受了多次手术,被迫在休克创伤中心住院治疗了较长时间。

结束治疗后,除经历身体和精神上的伤痛之外,他的医疗账单更是达到了$10万元之多。为此律师Portner先生和助理Christine Airey花了大量时间与保险公司交涉和谈判。因为他们的努力,撞人司机的保险公司接受了过马路事故责任并同意赔偿。

除了和保险公司交涉之外,律师助理Christine Airey还积极和医院沟通,要求减低医疗账单金额。医院最终将十万元账单减低到了五万,客户获得的赔偿金额由此增加了五万,总共达到$二十五万元。就如Portner先生说的一样,客户之所以能获得这额外的五万元赔偿是因为我们的律师处理这类案件非常有经验,懂得争取减低医疗账单的重要性,为客户争取最大的利益。